輪胎,能?

(原文刊今期《號外》DESIGN POST)

輪胎,能?

站在天台,眺望對面垃圾站,大量廢棄車胎,堆疊成兩層樓高。

黑如漩渦的一座小山,藝術裝置似地,然而轉眼就要整批送到堆填區活埋,永不分解。

這是土瓜灣社區的日常地景。有人看著車胎,反一反白眼,嘀咕幾句環保政策的不濟;亦有人選擇走進去,爬上小山,把車胎拾回──試著還它們一個可用之途。

那是「軸物行者」的成立動機。

這組織於2015年夏天出現,其網站這樣寫道:「我們對隨手可得的廢棄輪胎,應該有怎麼樣的想像?……而今時今日,如果沒有一點大膽的想像與創意,那我們只能斷言的說,那只是鳩做。」

回到現況,香港每年生產數以萬噸計的廢棄車胎,不同類型及大小。

本來把車胎打碎成膠粒,是當運動場跑道及遊樂場軟墊的上佳材料,然而回收成本實在高,加上大型車胎內藏鋼線,得用專業機器才能切割,種種複雜工序,令車胎回收發展停滯。

環境局《香港資源循環10年藍圖》計劃於2016年起,展開有關「其他廢物包括橡膠輪胎」應否納入生產者責任計劃的研究;一旦落實徵收處理費,棄置情況勢將加劇。

官方研究結果有待觀察,民間已經急不及待。「軸物行者」工場設於土瓜灣,該區車房約二百間,天天丟出舊車胎;「垃圾堆中藏著好多轆,最多是電單車的,亦有單車,另外電視櫃底下也有轆,間中還有輪椅和滑板車,由12吋到26吋的轆都有,都用得著。」組織創辦人之一Paddy解釋。

五位骨幹成員,包括社會政策研究員、設計師、單車發燒友,還有擅長發明工具和改裝單車的專家,素材理念技術俱備,透過硬橋硬馬的設計,以「滾動」姿勢告訴人:輪胎,能!

車胎能夠做到的,著實很多:比方說,單車切開一半,前面嵌入棄置床板砌成的木箱,加上木條、彈弓等配件,就成一台流動cargobike,可以運送重型工具,再做一塊伸縮桌面,便是流動辦公室,完全是社運團體和落區工作人士的dream bike。

更破格是一輛神奇的雙頭單車,兩個人背著坐,向左向右同時踩,卻是朝着同一方向,頗有哲學味道;或者簡單一點,一塊廢木,裝上一對滑板車的小輪胎,另一對腳維持原狀,繫一條繩,即可輕輕鬆鬆拖到不同位置就座;放到社區,是靈活輕巧的公共設施。

早前為荃灣社區組織「真的變新鳥」創作的流動衣車也精彩,將古董衣車放到卡板做的扁櫃上,能夠伸展摺合,加上滾輪,街頭裁衣店就此誕生,過街走鬼全無難度。

最新創作,是將舊車胎一分為二,切割出半月形,髹上顏色,兩端穿入竹條及金屬鈎,放入泥土就是環保花盆,適合水種或粗生植物。花盆完成後,送到附近士多、燒臘舖及茶餐廳綠化門面,而車房大漢驚見自己丟出的車胎華麗再現,反應好大哩。

這些流動設計,是「軸物行者」實踐使命的方式:以輪胎直接踩入(然後深切介入)社區,跟人接觸。

「花盆是起點,試試街坊對新奇事物的反應。」Paddy發覺土瓜灣這地方挺有趣,社區管理相對隨性,居民容得下不尋常事,是個非常理想的實驗場地。

而實驗開始了,就得再冒險一些。訪問當日,團隊正在為一台咖啡車完成後期工序,由摺車車尾、爬山單車前叉及滑板車手柄組合出來,特別在那手動車輪,想喝咖啡,先得出力去踩,上面的機器就會研磨咖啡豆。

如此好玩的磨豆單車,過一陣子就會走進社區,為土瓜灣街坊奉上免費咖啡,想想也覺場面觸目。

「我們就是刻意做些吸睛的東西。單車有種化學作用,能好快消除人與人之間的隔膜。」Paddy認為這很重要,不用多餘講解和招徠,設計一出現,街坊自動自覺聚過來,氣氛隨之形成,對話可以展開。

而咖啡車背後有更大野心,牽涉到政府為人詬病的美食車:「50萬(美食車建議成本)門檻太高了,講平民美食,但街坊哪有能力去參與?最後還不是變質為另一個旅遊項目。」

「軸物行者」想要反倡議:與其food truck,不如food bike!

今年中秋,他們打算騎著流動咖啡車,發起類似小販市集的節慶活動,沿路磨豆沖咖啡;「假設我們成功示範到一個business model出來,基層或者也會想一想:我都可以?如果成本只是一堆撿來的廢物和車胎。」

落戶土瓜灣,每天跟五金回收打鐵車房打交道,這些有趣的微經濟,令他們思考:單車能否成為一道接駁的橋樑,連繫不同單位,並創作出一點甚麼?

他們最不希望看見,改裝單車的各種設計,永遠只是一次性,純粹概念展示。唯有民間用得著,可行的成立的,甚至有機會賴以維生的一種工具,方說得上出色的社會設計。

Paddy直言他們跟別的upcyling設計師路線不同,當別人努力在市場推動環保產品,以及良心消費,他們拼命推動的,顯得有點不著邊際和虛無:一個鼓勵實幹,容讓自由的想像空間。

想像無限,就看能否驅出一條生路,在日漸狹隘的邊緣社區。

 

City Magazine_Design Post

Leave a Reply